SAKURA.

足球主队多特蒙德/马德里竞技。
欧美圈重症患者。
俱乐部利益高于一切。

[卢格]Two-way unrequited love.双向单恋

Luki又受伤了,许愿窝卢赶快好起来!

卢格小甜饼一发完!


好吧,又受伤了。

二十二岁的小后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这么无奈的想着。就在几个小时前的对阵阿拉维斯的比赛里,他的左膝受到了创伤。他的确想继续坚持比赛并成功坚持了十几分钟后,终于还是扛不住一屁股坐在了草皮上。

被伤愈归来的小吉梅换下场后,紧接着茫然的接受队医接二连三的例行检查——结果就是他迎来了这个赛季第二次的伤停。

卢卡斯在场下目睹着自己亲爱的队友们踢出了3-0的比分,这对于这个赛季的马竞来说可不是一件常见的事情,但他却没能参与到球队的进攻当中。更令他郁闷的是,他无法到球场之上与他的小伙伴们庆祝场上的每一个进球。

当然,球队赢了才是关键。

但卢卡斯还是很郁闷。

闷闷不乐的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回家泡个热水澡打两局fifa更能缓解心情的事情了。

可卢卡斯没想到,回到家迎接他的是今天的进球功臣、他的国家队俱乐部双料队友——安托万格列兹曼的一张大脸。

“晚上好Luki!”安托万眨了眨眼睛,作出一副他最擅长展现的无辜表情,向卢卡斯挥了挥自己手中的游戏手柄。

“我把自己家门钥匙给你不是给你多了一个吓唬我的理由,Grizi!我现在可是有病在身噢。”卢卡斯没好气的瞥了得意洋洋的某人一眼。

“所以我这不就来陪你了嘛。”安托万眯眼笑了起来,“你的伤势怎么样?”

“好像右膝韧带扭伤吧,反正我也看不明白。大概是参加不了下一场的欧冠了。”卢卡斯耸耸肩,紧挨着小前锋坐下来,作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天知道他有多么在意!

然而卢卡斯强装镇定的表情并没有骗过安托万。在昏暗的光线下,后者用他那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卢卡斯看了一小会儿,这使卢卡斯心里有些发毛,他甚至开始担心埋藏于心底关于安托万的小秘密会被这个比自己大五岁的法国人一眼识破。

还好安托万移开了目光。他只是搂过卢卡斯的脑袋塞到自己的颈窝处,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多休息一会儿也没什么不好的,是吧。”

“……嗯。”卢卡斯沉默了片刻,闷闷回答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心情有所好转的卢卡斯就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这本该是一次很正常的队友互动与倾诉,但安托万没有任何想把自己放开的意思。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两人就这么以这个奇怪的姿势僵持在地板上维持了三分钟。

“Grizi…?”卢卡斯咽了一大口口水,疑惑的呼唤自己好友的名字,动了动自己的身子想挣脱出来。

没有回答。

就在卢卡斯毫无防备差点以为安托万抱着自己睡着了的时候,后者突然的动作使他脊梁一阵发颤。

安托万的手伸进了他的T恤里侧,手指若有若无的抚摸过他光滑的腰际。

卢卡斯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天,他的头还被安托万箍在脖颈处,属于安托万的气息把他弄的晕晕乎乎的,这让他僵在原地不敢有任何动作。

安托万的动作还在继续,卢卡斯却已经开始陷入了无尽的自我怀疑之中。

毫无疑问,他喜欢安托万格列兹曼。

——想上床的那种喜欢,而且时间不短了。

可他还没有进行任何表示,自己的暗恋对象怎么就先对自己下手了呢。

算了,管他的。

卢卡斯这么想着,侧过头一口咬在了安托万的脖颈上。后者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出,手上动作霎时一顿。

紧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温柔湿吻,从一开始的咬痕处一寸一寸向上缓缓挪动。在安静的房间中,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舌头舔舐安托万肌肤发出的淫靡水声。与此同时,怀中安托万身体颤抖的程度愈加强烈。

“Luki…”安托万耳尖红红的,他喉结微动,开始轻唤着卢卡斯的名字。

卢卡斯用嘴唇堵住了安托万的呼唤。他用手垫在安托万脑后以防他向后躲闪,紧接着是暴风骤雨般的索取与侵略。安托万并没有抗拒或是作出回应,而卢卡斯无暇留意这些,他吻的几乎是毫无技术可言,仿佛要把安托万的氧气尽数抽走一般。

直到两个人都喘不上气时,这个吻才得以结束。卢卡斯缓慢而不舍的离开安托万的嘴唇,牵起一条长长的银丝。他以一种渴望而虔诚的目光与安托万迷离的眼神相对望。

尽管两个人都在不住的喘息来不及说上什么,但卢卡斯的大脑现在清醒的可怕。

“Luki,我…”与清醒的卢卡斯不同,满脸通红的安托万看上去实在有些窘迫。

“我喜欢你。”卢卡斯打断了他。

卢卡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寻常的日子向安托万表达自己的心意,他原本是想在这个赛季结束后的某个特殊日子把一切深埋于心中的情感都告诉他。

——从自己还在二队便将他当作那遥不可及的太阳仰望开始,从荣升一队更进一步身为他的队友一起为马竞并肩作战开始,从一股脑同意他的盛情邀请加入法国国家队与他一同征战世界杯开始,从一起拿下欧联杯他望向自己孩子气的笑容开始。

他从一个仰望者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但那远远不够,他在上一秒能在球场上接受你的拥吻,下一秒在采访中就能接受其他人的。他不愿如此,他想让安托万格列兹曼的一切都属于他。

属于卢卡斯埃尔南德斯一个人的。

安托万瞪大双眼愣在原地,显然没想到卢卡斯会来这么一出。他飘忽的目光越过卢卡斯看向他身后的电视,半晌之后低头小声的说:“我知道啊。”

现在吃惊的人换成了卢卡斯。

“就在上赛季结束以后,你在更衣室里劝我留下来的时候。”安托万终于望向卢卡斯,声音越来越小,“简直不要更明显好吧。还有上次国家队集训你没在,本杰明还问我和你发展到什么程度来着。”

“那你……”卢卡斯紧张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抬眼扫过自己的暗恋对象。

安托万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圆圆的眼眸笑起来像一只狡猾的猫。

完了,每次他这么笑准没好事。

就在卢卡斯心头一紧觉得自己已经搞砸了一切的时候,安托万凑过来缓慢而温柔的吻住了他。

“我爱你,大傻瓜Luki。”